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沈清歌两眼一翻,表示对她的冷幽默很无语。

    吃了午饭,司徒雅陪沈清歌逛遍了b市的大街小巷,她细心的为他讲解每一条巷子的来历,沈清歌诧异的问:“你怎么对这里这么了解?”

    “我都在这边工作一两个月了,怎么可能不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工作很忙吗?让你回f市你就说忙得饭都没时间吃,怎么有空来熟悉这些地方的?”

    司徒雅吞吞口水,目光闪烁的回答:“我有过目不忘的本领,熟悉这些地方只要一天时间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晚上两人又在一起吃的晚饭,吃了晚饭后去ktv玩了大半夜,沈清歌要送司徒雅回去休息,为避免他误会,司徒雅让他把她送到了客户公寓。

    临下车时,沈清歌一把抓住她的手,她迟疑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忘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应该来一个离别之吻,司徒雅颇是为难,正巧这时她的手机响了,她马上缩回手,嘟嘟嚷嚷的说:“谁啊,半夜三更的还给我打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按下接听一边推开车门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为什么又请假了?”

    电话是上官驰打来的,司徒雅请假只需跟组长说一声,不需要跟总裁报备,所以上官驰是到下午才知道她没有上班。

    “哦,沈总来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雅微笑着跟沈清歌挥手,转身疾步走进了公寓。

    “你今晚不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恩是的。”

    话一落音又想到上官驰肯定会曲解她这句话的意思,马上解释:“现在已经很晚了,我就在公寓里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嘟嘟,上官驰挂断了电话,司徒雅对着手机郁闷的哼一声:“什么嘛,这样就挂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是周六依然不用上班,沈清歌一早便来到公寓接司徒雅出门,她上车时问:“今天想去哪?”

    “出海。”

    “出海?”她惊悚的瞪大眼:“出什么海?”

    “我租了艘游艇,带你去吹吹海风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这么冷的天不吹风都要冻死了,还去吹海风,你是不是想让我死快点?”

    司徒雅说着便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冻死了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沈清歌促狭的笑笑:“冻不死的话我更负责。”

    噗,司徒雅没好气的笑了,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。

    上官驰坐在家里的书房,手里拿着一本心理学名著《抛却沉重》却心烦意乱的看不进去,从昨晚到现在,他的心情都是如此烦燥,只因为他知道,司徒雅一直在陪着沈清歌。

    啪一声,他把书扔到了一边,靠到身后的椅背上,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不是说从今往后都会留在他身边,为什么沈清歌一来他却要靠边站?

    难道留在他身边只是因为同情他?

    他们两个在一起会干什么呢?孤男寡女、干柴烈火……

    他越想越烦,索性什么也不想了,起身拿着车钥匙准备出门,再继续胡思乱想下去,他杀人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沈清歌把游艇开到了海中央,突然不知从哪变出一束火红的玫瑰,递到司徒雅面前:“接受我的求婚吧?吕青沫小姐?”

    司徒雅怔了怔,显然被他突然其来的动作惊得有些不知所措,她想拒绝沈清歌,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还在考虑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考虑的太久了,人家结婚的都离婚了,你还没有考虑清楚?”

    “结婚是为了离婚才结的吗?那我还是不要接受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清歌嬉皮笑脸的解释:“当然不是了,我的意思你考虑的时间太久了,到现在为止,我连你的小手都没碰过,这关系实在是需要进展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碰过我的手吗?”

    司徒雅没好气的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说,有哪对恋人像我们这样保守的,我奶奶那个年代,都比咱俩现在开放。”

    “关系进展是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