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家里发生了一连串悲剧的事,上官老夫人整日郁郁寡欢,这日,她接到了谭雪云的电话,约她出去谈一谈。

    她本不想去,可是不去又觉得好像是心虚,于是,强忍悲痛的赴了约。

    坐在环境上乘的咖啡厅里,相比于谭雪云的容光焕发,赵夕蔺则显得憔悴不堪,谭雪云得意的扬起下巴,故意讽刺她说:“最近过的不好吗?瞧瞧这脸色真是难看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就直说。”

    赵夕蔺不想跟她说太多废话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听说你快抱孙子了,提前恭喜你。”

    谭雪云的话正好戳到了上官老夫人的痛处,她脸色阴沉的说:“你不必在这里挖苦我,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就像我了解你一样的了解我吗?”

    赵夕蔺不说话,她嘲讽的笑笑:“别人都以为你品性端庄,识大体,有修养,其实不过就是个抢别人未婚夫的小三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谭雪云!!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气得脸色铁青:“你不要得寸进尺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得寸进尺了?你抢了我的男人,我连发牢骚的权利都没有吗?比起别人对待小三的态度,我对你已经够礼谦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抢你的男人,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过极端和霸道,才没办法得到汝阳的欢心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啊,比起勾引男人的本事,我哪里有你厉害,不过现在,你应该也遭到报应了吧?听说你儿子也被小三缠上了,媳妇也离婚了,我听到这样的消息真是觉得痛快,没想到你赵夕蔺竟然也会有今天,被小三搅得天翻地覆、子离媳散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看到谭雪云如此嘲笑她,气得一巴掌拍到桌上,切齿的说:“就算我过得不好,你也不见得比我好到哪里去,到现在都是一个人,儿子还娶了个你不满意的媳妇,你有什么资本来嘲笑我?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娶的媳妇我再不满意,我要让她给我生孙子她二话不说就会给我生,你行吗?你儿子钟情于你媳妇,偏偏你媳妇又不能生,哎呀,汝阳要是能预料到今天,当初一定不会慎重选择伴侣,选错了女人就是毁自己的人生,偌大的家业看来是后继无人了。”

    唰……

    赵夕蔺实在忍无可忍,一杯水泼到了谭雪云脸上:“那咱们就走着瞧,看看谁才能笑到最后。”

    盯着她离去的背影,谭雪云目光如炬的扬起了一抹残酷的笑。那就走着瞧吧,赵夕蔺!

    司徒雅这天晚上下班下得有点晚,最后一班公交已经开走了,她站在路口正郁闷时,一辆银灰色悍马停在了她面前:“小姐,要搭车吗?”

    她木然的望着车里跟她说话的人:“沈总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来吧,免费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天色已晚,她挣扎了数秒,上了沈清歌的车。

    “听许组长说你的脑子特别灵活,什么东西一教就会?”

    司徒雅谦虚的回答:“许组长是抬举我了,没有他说得那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,也觉得你十分聪明,难道你想说我的眼神也出了问题?”

    司徒雅头皮一阵发麻,在心里哀悼,您眼神没问题,眼神有问题的人是我……

    “可能我的适应能力比较强吧。”

    呵,沈清歌意味深长的笑了笑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了吕长贵家门口,沈清歌绅士的下车替她拉开车门,打量着面前的一幢旧楼房:“你就住这里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不请我进去坐会吗?”

    “太晚了……”

    司徒雅话一落音,舅妈从屋里出来了,她手里端着一盆水,一看到司徒雅面前站着的沈清歌,便走过去询问:“小雅,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咦,你不是叫李青沫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小名。”

    司徒雅低声解释后,便介绍:“他是我上司沈清歌。”

    接着不自然的把视线睨向沈清歌:“这是我舅妈。”

    沈清歌立马伸出手:“您好,很高兴见到你,舅妈。”

    姚敏君一听他喊舅妈,简直是受宠若惊,放下手里的水盆,把手往衣服上使劲揣了几下,才与他握了握。

    “你好,要不要进屋里喝杯水?”

    “好啊,不会打扰你们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,请进。”

    司徒雅蓦然瞪大眼,正想阻止,沈清歌已经迈步跟着舅妈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沈清歌安的到底是什么心,进了屋子后就拿着睡衣去浴室洗澡了,故意躲着不出去,约摸过了半小时后,舅妈来敲门:“小雅,你咋洗个澡洗这么久?你们领导都走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沈清歌走了,她悬着的心才落下,穿好衣服出了浴室。

    “小雅,你老实跟我说,你们领导是不是对你有意思?”

    姚敏君见她出来,赶紧奔过去好奇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才进公司几天啊,你当我魅力无边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觉得他好像对你有点意思,正如你所说,你才进公司几天,他身为一个领导,为什么要送一个员工回家?”

    “学雷锋呗。”

    “咦……别把舅妈当傻子,我跟你说啊,这人看着挺靠谱,绝对比那个上官驰要靠谱得多,你可别错过机会,好好考虑考虑啊。”

    司徒雅抚额叹息,明确说:“舅妈,我现在刚走出一段情伤,我不会跟任何人谈及感情的,ok?”

    她说完便径直回了自己房间,迅速关闭了房门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,司徒雅渐渐习惯了这种平静,也渐渐的习惯了,没有上官驰的黑夜。

    她以为过去的人再也不会跟她有瓜葛,却没想到,这一天,舅舅家来了位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这个人不是别人,而是司徒雅和吕长贵都十分熟悉的李甲富。

    姚敏君见到李甲富突然造访,即惊慌又疑惑,她赶紧给老公打了电话,吕长贵急急的从码头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李老板,你怎么会找到我家里来?”

    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吕长贵表情颇为不悦的质问。

    李甲富品了一口茶,慢悠悠的回答:“我不是来找你,我是来找你外甥女司徒雅,听说她已经跟上官驰离婚,我想问问,她愿不愿意回到我们家,如果她愿意的话,我们家的大门随时为她敞开。”

    “李老板你的好意我替我外甥女心领了,不过很可惜,她并没有在我们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不太清楚,我们已经失去联系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吕长贵冲老婆使使眼色,姚敏君心领神会,马上去了司徒雅房间,把她的照片什么的全都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。”

    李甲富视线睨向门边的位置,在那里有一双女式的皮鞋,他非常笃定,那是双年轻女子的鞋,而绝非姚敏君所穿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的话,那长贵老弟应该不介意我在你家住几天吧?凭咱俩以前的交情,我想你应该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吕长贵诧异的瞪大眼,为难的说:“我们家条件差,而且房间也少,你还是住酒店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答应的话我就当你是心虚,你外甥女一定是住在这里,那我就天天来你家门口守着怎么样?”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,吕长贵深知李甲富不是省油的灯,点头答应:“那行吧,甲富兄看的起我要住我这破地方那就住吧,住多久都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姚敏君一听老公答应了,转身跑到厨房给司徒雅打电话,电话很快接通,司徒雅压低嗓音问:“舅妈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小雅,完了,那个李甲富找到我们家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甲富?”

    司徒雅倒抽口冷气:“他怎么会找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,他怀疑你是投奔我们来了,现在非要在我们家住几天,你舅舅没办法已经答应了,你看这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司徒雅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惊之后很快冷静下来,她对着手机说:“舅妈,他要住就让他住吧,我这几天先在外面躲躲,等他走了我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要是下次还来呢?不如你回来直接告诉他,你不愿意去他们家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李甲富这个人我很了解,他要是等几天没等到我的人,下次就不会再来了,但相反的,他如果确定我是在这里,以后我就麻烦了,他肯定三天两天来纠缠我,甚至还会想什么坏点子整你和舅舅,逼我束手就擒。”

    姚敏君觉得有道理:“那好吧,你先不要回来,他要是走了我通知你,我估计他有可能只是说说,不会真的住在我们家,我晚点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司徒雅很郁闷,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