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有这样一种女子,不炫耀,不争吵,不空洞,不浮躁,即便生命枯竭,亦想要在优雅中变老。

    她,就是司徒家的长女,司徒雅。

    无论是旧时封建社会,还是现今太平盛世,长子长女都是极受宠,可偏偏司徒家例外,只因为她们家的长女是个私生女,说的难点听,是司徒长风当年背着妻子与一个舞女所生。

    从昨天开始,b市就沸沸扬扬的传着一条爆炸性新闻,本市巨富上官家第六任媳妇又离婚了,为此,上官老夫人特地上山烧香占卦,祈求神明破解灾难,怎样才可以杜绝类似的悲剧重复发生。

    真正的亮点就在这里,为上官老夫人占卦的高僧说:只有复姓与复姓结合,方可避免这一次又一次离婚的悲剧。

    b市不是一般的小城市,经济发达,人口繁多,复姓自然不会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听了高僧的话后就犯愁了,那么多的复姓人家,到底谁家女儿才是最适合做她上官家的媳妇呢?

    一番斟酌后,她决定举办一场相亲宴,通俗一点讲,就是让他儿子自己挑个中意的对象,当然她是不会让别人家的女儿白白嫁过来,若是相亲成功,礼金就是一千八百万。

    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参选机会,必须要是复姓,消息一传出,全城皆轰动,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,哪怕对方是个离过六次婚的恶魔,冲着那一千八百万,送上门的女人也是前仆后继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一扇金黄色大门,未能阻挡屋内传出的争吵声——

    “你疯了是不是?让我们阿娇去应征?难道你不知道那个上官驰是个多么冷血无情又行为乖戾的魔鬼吗?你这简直就是把我们女儿往死里整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上官长风的元配妻子阮金慧,方圆百里都知道的暴躁脾气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愿意吗?实在是公司需要资金周转,那个上官驰的婚姻从不长久,也许一个月也许三个月就离婚了,我们阿娇只要稍微忍耐一下,就可以白白拿到一千八百万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“说得倒轻巧,稍微忍耐一下,离了婚谁还要我们阿娇?就算为了解决公司的危机,那也不需要我们阿娇来替你解决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谁来替我解决?人家指名要复姓。”

    “你傻啊你,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吗?这种‘光荣’的任务当然是非司徒雅莫属了。”

    站在墙角处,有着一张清秀绝俗脸庞的恬静女子,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。

    从来不承认她的人,却在这时候,终于承认她是司徒家的女儿了。
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