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上官驰不耐烦回答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吩咐佣人:“水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?你跟她一起回的娘家,你说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惊怒的质问,这个儿子啊,能不能让她省点心。

    上官驰大口喝着水,明显懒得回应,老夫人一时心急,便赶紧去拨亲家的电话,打完电话后,那脸色便很是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岳母说你们一起回来了,你到底把小雅弄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丢了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话?哪有做丈夫的说把妻子丢了才好?”

    “是那个女人在半路上自己下的车,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一个人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怎么样?要我哀求她回来吗?”

    上官驰一脸不屑,女人对他来说,只不过是一件装饰品,有也不必太在意,没有更加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那你也不能就把她一个人丢在路边啊,女人都是要哄的,你说两句好话会死吗?还不快去把她找回来!”

    “我是那种会哄人的人吗?或者你见我哄过谁?”

    上官驰冷哼一声,起身欲回房间。

    儿子是什么样的脾气,做母亲的最清楚,上官老夫人怕激怒了儿子,便软下语气:“好,既然你不肯去找,那你给她打个电话,问一下她现在在哪里,我好派人去接她。”

    “没号码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要气得吐血了,她手指向儿子:“你想气死我是不是?都结婚一个多星期了,你连你老婆的号码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一直是这样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”

    上官驰云淡风轻的态度刺激了母亲,她眼一瞪,厉声说:“我不管你之前怎么对待你的那几位妻子,总之小雅你就必须对她好一点,因为她是唯一我能瞧上眼的儿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你瞧上眼也没用,我马上要跟她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?离……离……离婚!!”

    上官老夫人一口气差点背过去,一个趄趔险些栽倒在地,幸好被刚从外面回来的女儿麻利的稳住,“妈,怎么了?”上官晴晴问。

    “晴晴啊,妈活不下去了,你哥他又要离婚!”

    “又要离婚?这么快!!”上官晴晴倒抽一口冷气,大声埋怨:“哥你还让不让人活了啊,别说妈活不去,我都活不下去了。”头转向母亲:“妈,我陪你一起去死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上官老爷也从外面回来了,听了妻女的话后,对着儿子吼:“你要敢跟小雅离婚,我第一个死在你面前!”

    “呵,都疯了吗?”上官驰不可思议的嘟嚷,他没想到一个才进门七天的女人,竟然可以让家人维护到此种地步,转身郁闷的上了楼,第一次没再坚持他的原则。

    天渐渐黑了,司徒雅还是没有回来,上官老夫人派出去三个司机也没找到她的人,顿时,一家人急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上官驰终于下了楼,手里拿着车钥匙,冷着脸不说话,径直朝门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去找那个笨女人,省得你们要死要活的……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