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上官驰起身离开了房间,司徒雅长长的松了口气,挪步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门外,刚才领着她过来的负责人又领了个女人迎面走来,见到上官驰,诧异的问:“少爷,不挑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就她了。”

    手往后一指,司徒雅顿时成了焦点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那名失去机会的女人眼中流露出的嫉妒和不可思议,也看到了两名负责人脸上若释重负的惊喜,她抱一淡笑,荣辱不惊。

    “司徒小姐,请跟我们到正厅面见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司徒雅点点头,意味深长的睨了一眼面色冷峻的上官驰,随着那两名负责人款款离去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富贵人家,儿子挑媳妇,儿子的妈也要过目。

    富丽堂皇犹如宫殿般的别墅正厅,藏青色的真皮沙发上,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老妇人,与传说中的恶婆婆并不相像,她的脸上挂着难得的亲和笑容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这位小姐就是少爷挑中的对象。”

    负责人恭敬汇报,她起身上下打量面前的女子,和蔼的询问:“你是哪家的女儿?”

    “回老夫人,我是司徒长风家的长女,我叫司徒雅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二十四岁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有没有被我儿子吓到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上官公子并不是那么可怕的人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诧异的睁大眼,欢喜的问:“你不怕他吗?”

    “不怕,我们刚才聊得很愉快。”

    “天哪,太好了……”她一把抓住司徒雅的双手,诚恳的说:“那我儿子就拜托你了,你以后嫁过来,我们全家都会善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司徒雅出了上官家别墅的大门,外面和煦的阳光迎面扑来,她闭上眼,在心里默默的说:妈妈,我做到了。

    凯旋而归,阮金慧笑得合不拢嘴,直夸她命好,嫁得了好人家。

    嫁得了好人家不一定嫁得了好夫婿,越是嫁的好,越是不会有好下场。司徒雅听着她的阿谀奉承,只觉得讽刺。

    她们要她活得低贱卑微,她偏要活得尊贵无上,总有一天,她要把那些曾经骑在她头上的人,全部都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金帝酒店。上官家的婚礼在此举行。

    新娘是个大气美丽的女人,纯白色的婚纱显得她贤淑温柔,大堂里客人并不多,但每一个看上去都很有些份量,婚礼没有司仪,新郎端着酒杯应酬其间,若不是新娘的打扮,还让人误以为这是一场自助的宴会。

    上官驰并不想举行这婚礼,但上官老夫人坚持要举行,只因为儿子虽然是七婚,但媳妇却是头婚,她不想委屈了这第七任媳妇。

    昨天才见的面,今天就举行了婚礼,闪婚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“嫂子你好,介绍一下哦,我叫上官晴晴,是你未来老公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司徒雅面前突然窜出来一位单纯可爱的女孩子,白皙的脸庞绽着甜美的笑容,一双大眼清澈透明,闪闪亮亮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她回她一笑,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姑子。

    “嫂嫂看起来好有气质好漂亮哦,希望这次可以久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她怔了怔,小心翼翼的问:“久一点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哥以前的女人都是嫁进我们家没多久就离婚了,所以不奢望你会跟着他一辈子,但是待的久一点也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前面几位最久的一位是多久?”

    上官晴晴歪头想了想,还没来得及回答,司徒雅身后赫然传来磁性而冷冽的声音:“这个问题,应该问当事人最清楚。”

    上官驰邪恶而俊美的脸上噙着一抹阴森的笑,如暴风袭来,让她短暂性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“最长不过三个月,所以好好享受这段时光吧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